天易娱乐下载-由于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第25部007电影《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最乐观的上映预期也要在今年11月了

天易娱乐下载-由于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第25部007电影《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最乐观的上映预期也要在今年11月了
由于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第25部007电影《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最乐观的上映预期也要在今年11月了。对于全球詹姆斯·邦德爱好者们而言,影院集体观影的仪式感付之阙如固然遗憾,闷在家里看小说的兴味却悠然常在——由“对开出版社”(Folio Society)推出的插画版007小说《爱我的间谍》(The Spy Who Loved Me),于今年三月间面世,这是由Folio推出的该系列插画版小说的第九本。在过去的5年间,《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来自俄罗斯的爱情》(From Russia With Love)、《诺博士》(Dr.No)等8部小说的插画版已经先后问世。
Folio Society推出的插画版007小说系列
“对开出版社”是一家位于伦敦的私人出版商,由查尔斯·埃德在1947年创立。同“007小说之父”伊恩·弗莱明职业履历中的特工身份相仿,查尔斯·埃德曾在二战期间服役于英军装甲部队,随后转投陆军情报界。Folio Society在1971年正式注册,素以推出精装插图版经典小说和非小说类书籍得名,秉持所谓“伟大的书籍应该以一种与其内容相称的形式呈现。”旗下出版物都具有专门设计的装订,委托艺术家创作精美的插画,大多数版本都带有套装的书盒。英国当代最著名的推理小说女作家P.D.詹姆斯,对这家精品书出版商很是青眼有加,“Folio的书令人如此愉悦而值得被珍视,欣喜地捧读一遍又一遍……以传至后代。”
插画版007小说《爱我的间谍》
此次为插画版007小说《爱我的间谍》担纲插画的,依旧是知名的插画师费伊·道尔顿(Fay Dalton)。这位身在伦敦的女插画家,不仅在专业领域有着极佳的水准,更曾摘得2010年度“Pickled Ink” 插画奖。费伊善于将传统的绘画方法与这个数码时代相结合,她的作品不仅细节翔实且具有复古气息,不由得让人回想起1950年代Mills&Boon出版的小说,后者现在还是英国首屈一指的言情小说出版商,却俨然抛却了当年插图的格调。费伊不仅为Folio Society画插画,也为伦敦高级内衣品牌AGENT PROVOCATEUR画招贴画,她的作品也出现在维珍航空的机身涂鸦上,以及华纳兄弟等制片公司的电影海报上。
《无暇赴死》海报
费伊·道尔顿和Folio Society插画版007系列小说的合作起自2015年。当年11月,踩着第24部邦德电影《幽灵党》(Spectre)全球公映的步点,Folio Society推出了首本插画版007小说《皇家赌场》——众所周知,这也是伊恩·弗莱明开启该系列小说的首部作品,是以意义非常。之于《幽灵党》主演丹尼尔·克雷格而言,他接手詹姆斯·邦德这一角色后,出演的首部同名007电影便是《皇家赌场》,如此自然也带有向这位杰出演员致意的味道。
插画版《皇家赌场》的前言由布克奖得主,爱尔兰作家约翰·班维尔撰写。开篇第一句“如是我闻”,“通过这部小说,世人见证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具标志性的代表人物,(詹姆斯·邦德)的诞生和他所迈出的脚步。”费伊为这版奢华的小说创作了与内容相应的7幅原创插图,以及书盒滑套上的封面画。插图作品大体都围绕赌场那烟雾缭绕和霓裳鬓影特色风貌展开:冶艳的邦德女郎、“摇匀,不要搅拌”的Vesper Martini,以及初代邦德最爱的座驾,1930年代宾利敞篷跑车也都出现在这些插画中。
从2015年起,Folio Society版007小说每年都会出上一到三本,距《爱我的间谍》最近的一部作品是去年10月间推出的《生死关头》(Live and Let Die)。从这些小说中的插画中看,007的忠粉们不难感受到和电影画面间的“默契”,可就像是绝大多数邦德系列小说与所对应的电影剧本几乎没有共同之处一样,费伊偶尔也会在插画创作中放飞下自我——在2017年推出的《诺博士》中,为了凸显007毕生对抗的邪恶组织,“幽灵党”那知名的党徽logo, 画家把那只八爪鱼画出了北欧神话里北海巨妖(Kraken,有记载说它有150米长)的尊容,而这显然既不是同名电影的画风,也不类小说作家那暗黑写实的笔触。
在原著出版序列中,《爱我的间谍》是伊恩·弗莱明创作的第10部邦德小说,该书于1962年首次出版。在伊恩的官方网站上你还能看到它在1965年、2008年以及最新(2012年)出版时的书封设计。“冷战”时代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也是弗莱明的忠粉,他曾在接受《生活》杂志访问时对这一谍战小说赞不绝口,后来精明的美国书商在美国版《爱我的间谍》防尘套上热情地引用了总统的赞美,这为而后在北美出现的“邦德热”起到了极大的推波助澜,也为1962年上映的首部007电影造足了声势。投桃报李,弗莱明曾将首版《爱我的间谍》签名后赠予总统的弟弟,时任美国总检察长罗伯特·肯尼迪,“我很高兴借此机会感谢各地的肯尼迪家族成员,正是他们的赞扬让我的小说在美国的销售有了电场效应(electric effect)。”
1962年首版《爱我的间谍》
电影《007之海底城》海报(The Spy Who Loved Me,1977)
从文本角度看,一直以来弗莱明都在小说叙事上采用偏向詹姆斯·邦德、近似完美的第三人称视角,除了在首部《皇家赌场》部分片段中,这一视角稍稍偏向了女主角Vesper Lynd。《爱我的间谍》则是全部系列中,唯一一部由女主角Vivienne Michel第一人称视角写成的小说。弗莱明曾宣称这部书的手稿正是由一位叫“薇薇安娜”的女人寄给他的,而他很惊讶地发现她与邦德有过一段风流韵事。弗莱明也因此成为这部超级元小说(Uber-metafiction,关于小说的小说,关注小说的虚构身份和创作过程的小说)的叙事者。《爱我的间谍》同名电影于1977年公映,007的饰演者为2017年过世的罗杰·摩尔。除了片头他和邦女郎在阿尔卑斯山滑雪小屋中有场露水情缘,电影情节和小说故事间便再无牵涉。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当年对《爱我的间谍》给出的书评是,“伊恩·弗莱明太会抓人了。小说的叙事张力仿若具有邦德那辆雷鸟(福特旗下的著名轿车品牌)般流畅的力道。”也许这句话此次启发了费伊·道尔顿,书套封面上那辆雷鸟轿车赫然在目,背景为小说情节里两人春风一度汽车旅馆已陷于熊熊烈火中……联想到过往平装版小说原始售价一般都不到10英镑,单价为36.95英镑的插画版《爱我的间谍》自然不便宜——这倒和制作费用部部高企的007电影相映成趣。尽管此次有欧米茄腕表、TOM FORD衣饰,喜力啤酒、堡林爵香槟、诺基亚手机和阿斯顿·马丁超跑等鼎力赞助,《无暇赴死》的制作费用依旧高达2.5亿美元,这其中据说有十分之一先就划为主演丹尼尔·克雷格的片酬。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